教育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我国核试验发生意外后,他们主动请战赴空爆中心_科技

发布日期:2020-09-16 04:52   来源:未知   阅读:

九月初,时任二机部副部长赵敬璞带队,二机部九局张培望、尤德良、宋学良随行,从北京乘飞机到乌鲁木齐,之后乘车沿公路翻天山,经过差不多5个小时,到达马兰基地。

本次试验主要是验证核弹头全当量试验的设计参数和爆炸效应,同时,兼顾全军对核爆炸现象参观见习需要。为此,中央军委、总参谋部组织以李达副总参谋长为首的1500人军队干部进驻场区参观,其中军以上干部就达300多人。他们已先期到达试验场,分为六大军区安营扎寨。每个军区都有一块独立的营盘,高大的营门上,用醒目的红底白字标注大军区名字。每个军区营区用解放牌军用汽车排列做围栏,围在中间的是帐篷群,场面非常壮观。

2018年尤德良在大亚湾核电站

赵敬璞当年留影

这次核试验发生在41年前。

1979年9月13日,新疆马兰核试验场,东风某型号核弹头全当量试验准就绪。这是我国开展核试验以来,当量最大的一次氢弹空投试验。

13日4时,第九作业队全体参试人员乘车出发,奔向各自岗位。尤德良和宋学良随赵敬璞乘吉普车,前往试验场720指挥部。指挥部是一个很大的帐篷,距爆心约60公里。赵敬璞、时任国防科委主任陈彬、以李达为首的全军六大军区军以上干部,都在指挥大蓬内,静静地等待15时那个庄严时刻。按照分工,邓稼先等在几百公里外的马兰机场,负责产品装配,飞机装弹起飞等。

“他们中有的人已经离我们而去,但在这支队伍中,从部领导、院领导、专家到每一位普通员工,他们身上体现的为科学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至今让我感动。”9月12日,79岁的中国广核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尤德良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从自己曾亲历的一次核试验中可见一斑。

科技日报记者 陈?瑜

早在8月,由二机部九院院长邓稼先任队长的第九作业队,已乘专列在基地提前做试验的准备工作。

Power by DedeCms